作业写了没带

死懒,并且还是个痴汉。
只能玩玩RPG的手残。
弹丸论破,cp杂食,狛枝本命。
全职高手,挑嘴。只吃叶乐叶周叶黄修伞喻黄双花,死都不逆(偶尔吃叶all)。
刀剑乱舞,啊……颜控表示选择困难,被被真爱,爷攻就好,其他随意。

叶宁宁:

希望叶粉不要再买官周了,和官方解绑,只认蝴蝶蓝吧,比心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监视者 贰拾柒

  狛枝站在窗外整个人陷入僵直。这种超乎常理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一个人连一点点外貌上的变化都没有……这种事,就算是一向不讲道理的【等价交换】也是做不到的吧。
  非必要情况下禁止踏入别的班级几乎是每个学校不成文的规定,预备铃也响起了,狛枝压下进去问个明白的冲动,决定放学时守株待兔。
  “今晚就不一起了,你自己先回去吧。”
  “为什么啊?”日向创不满,“昨天你单独行动就搞得我报告很难写,今天还想再来一次?”
  “……今天不一样,”狛枝的表情难得严肃,“我有很重要的,私事。”
  “……”日向创被狛枝的神情唬住,决定采取折中的办法,“这样,那我在校门口等你好了。”
  “也行。”狛枝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
  放学后。
  日向创一步三回头的出了教室,在门口又扭头盯着坐在座位上没有丝毫挪窝意思的狛枝看了起码十秒钟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踏出教室门。
  “那家伙……能有什么‘私事’啊到底……”他小声嘀咕。
  站在窗口稍微遥望一下,确认日向创已经走出了校门,狛枝才慢悠悠的背着书包起身离开班级。
  “七海桑……我知道你在喔。”狛枝背靠着隔壁班的后门,用一种闲聊一般的语气说,“虽然音量开的很小,但是七海桑果然还是觉得如果不开的话会影响体感吧?”
  门背后传出的微量游戏音流畅依旧,“啊啊,其实是在等你。”少女的声音同记忆中的那个女孩重叠,狛枝试图找出哪怕是一点点微小的差异,然而未果。“稍微等一下,我马上就出来,这一关很快就过了。”
  “……不用了,”狛枝下意识的拒绝和她近距离接触,就好像是在维护记忆里那一点点来之不易的温暖。“这样就好,七海桑。我是想知道……”
   TBC.

十八班有毒 数学篇②

09
  二玲她们的寝室编号是34,一个神奇程度不亚于我们29的寝室。
  成员有罗莉(姓罗、矮),雨婷(英语课代表之一 我懒得起化名了直接把姓去掉了)、大鲵(姓倪)和二玲。
  她们都是神奇的物种,会在其他篇章中大放异彩。
10
  现在言归正传,二玲那天不是来串寝么。
  正好我们寝的紫仪要去找罗莉玩。
  紫仪把被子铺成有人的样子,头也不回的奔向34。
  二玲带了一盏小灯。
  她爬上我的床,兴致勃勃的叫我给她讲一下生物。
  我让她躺倒,她坚决不干。
  成功引来了宿管老师春妹。
11
  春妹勒令她下床,她淡定的跑到了紫仪床上。
  老师没打手电,她也没开口说话,春妹没认出她来,以为她是紫仪。
  本来这就过去了。
  但是二玲把她的小灯落在了我的床上。
  她又回来找。
  我说明天给她,她坚决不干。
  于是我们找室长卫借来手电筒。
  惨剧的开端。
12
  室长去别的寝室还作业去了,二玲坚持要直接开手电,我决定给她示范一下什么叫做“偷偷摸摸”,把被子蒙在自己脑袋上开了手电。
  春妹来了。
  二玲一开口,春妹就知道她不是我们寝室的人,紫仪不在已经暴露,于是春妹气势汹汹地去34抓人去了。
  神奇的是,春妹拿着手电在我们寝室照了一圈,愣是没发现室长的床上除了掀开的被子屁都没有……
13
  后来紫仪被勒令写检讨……
  当晚我们寝室三人一起痛斥二玲的智商……
  对了,那个检讨是我写的。
  什么仇什么怨。
  靠。
14
  二玲的一大爱好是看小说。
  狗血言情小说。
  最近好像还爱上了彩虹镭射字封面的奇怪小说,封面闪瞎人系列。
  被老师没收的不计其数。
15
  其中一次是在政治课上。
  老师讲试卷来着。
  二玲振振有词“你没上新课,我当然可以不听。”
  政治老师怒极反笑,“那好,底下还有看书的,把书拿出来吧,我给你们看。”
  我几乎信了来着。
  差点手一抖把底下的菇菇(关于这个神奇的生物,会在生物篇中详解)的书拿出来了。
16
  于是在老师训二玲的时候,我心安理得的又往后看了两节。
  后来,政治老师多了一个在晚自习收课外书的糟糕爱好。

监视者 贰拾陆

  眼神死的日向创决定找点别的说。
  “对了,狛枝你听说了吗,隔壁班今天转来一个奇怪的萌妹。”日向见狛枝依旧毫无反应的趴在桌上,又自顾自的往下说,“自我介绍居然说最擅长打游戏,听说当时老师脸都绿了。”
  狛枝动了动,依旧没把自己的脑袋从臂弯中挪出来。
  “喜欢打游戏的女生还真是少见呀……说起来她姓什么来着?好像是七海……”日向创继续自顾自的感叹着。
  在听到“七海”二字的瞬间,狛枝突然弹了起来,“……姓什么?”他问,灰绿色的眼睛牢牢盯着日向创。
  日向显然被吓到了,结结巴巴的重复“……七海,你们认识?”
  狛枝却不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重新趴在桌子上假寐。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狛枝这样对对自己说,他认识的那个“七海千秋”,早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是高中生的模样了,这肯定只是个巧合。
  尽管如此,狛枝还是决定去确认一下。就算是巧合,未免也太巧了点。
  “喂喂……”日向创用手戳了戳狛枝的脑袋,但他一动不动,一副“我睡着了除非天塌下来不然不要叫醒我”的样子。
  日向创只好继续对着天空发呆。
  狛枝下午挑了个课间假装不经意经过隔壁班,从窗口望去,正好看见某个粉色短发的女生没精打采的趴在桌上的身影。
  怎么……可能?
  狛枝记忆中的“七海千秋”与眼前的少女重叠在一起,他不可能认错,这绝对就是“七海千秋”本人。
  恰在此时,少女察觉了他的视线,她抬起头来向他微笑,然后她对他比了几个口型,又重新趴在桌上。
  “好久不见。”
  TBC.
  这几个月以来,楼主经历了考试→考砸→没收手机→补课→又考试→考的还行→拿回手机→刀号丢了→新号重肝,这么艰难曲折的过程……你们能不打我么?

十八班有毒 数学篇①

01
  说完了语文,咱再来说说数学。
02
  我们数学老师兼班主任姓方,和我姬友一样。
  俗称老方。
  性别男,年龄挺大,这导致他在一些方面十分古板。
  比如不给女生穿短裤紧身裤,比如不给敞着衣服,再比如……来自上一个世纪的审美。
03
  我们学校各班都有一种叫做班服的东西。
  选班服的时候老方的意见是——
  红!黄!相!间!的……运动服。
  妈的这不西红柿炒蛋么!
  土。
  一致否决。
04
  老方有点伤心。
  他说这种鲜艳的颜色能体现中学生的活泼与蓬勃的朝气。
  呵呵。
05
  我们到时候再另外开一篇来看看各班群魔乱舞的班服。
  十六班的班服比我们先到,于是就先穿上跑操了。
  黑色的连帽衫,背后有着银光闪闪的六芒星,还有we are sixteen 的字样。除了中二了点,其他都好。
  我站第一排,老方小声问我“你看他们班班服怎么样?”
  “还不错啊。”我摸着良心说。
  老方深沉的说,“我觉得他们像魔鬼。”
  合着您还信基督呢!
06
  我们班比较神奇,所有课代表几乎都有俩。
  包括音乐美术。
  虽然我至今不知道我们班音乐课代表是哪两位。
  数学当然也一样有两个。
  一男一女。
  都不怎么有人性。
07
  男的俗称狗强,就是喜欢小言那个。
  爱好是装逼。
  以及翻着花样布置数学作业。
  由于他的这个外号,在我们班,不论是“哔了狗了”还是“被狗哔了”都要谨慎使用。
08
  女的那个……不是我说,人,真的,有点撒币。
  我想想给她取个什么化名。
  啊,就叫她二玲好了。
  二玲的爱好是看小说,言情小说。
  我为啥说她撒币呢?因为啊,她有一次来我们29寝室串寝。然后酿成了惨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time到了到了!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好棒好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封面纸质都超赞超赞www。

监视者 贰拾伍

   次日中午,日向·监视者·创对着一片空白的监视报告,愁眉不展。“狛枝这家伙……昨天消失了一整天……到底该怎么写啊……”他从桌肚里掏出一块草饼,单手撕开包装塞进嘴里,同时用另一只手拿着笔戳旁边趴在桌子上假寐的狛枝。
  “干嘛啊……日向君。”狛枝极其缓慢地抬起头来,黑眼圈清晰可见。
  “……李浊田四联了?”日向创艰难地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又重复了一遍“……你昨天失眠了?”
  “……”纠结了一个晚上几乎没睡觉的狛枝决定让这件事永远烂在肚子里“你戳我就是为了说这个?”
  话题转移的很成功,日向创立即愁眉苦脸地举起那张监视报告晃了晃,“这个,怎么写啊?你不要告诉我说你昨天消失了一整天就是为了在公园里散步什么的。”
  狛枝抬抬眼皮,有气无力地扫了两眼那张纸,“日向君你随便写写就好了嘛,实在不行你照实写,就说你也不知道就好了嘛。”
  “你开什么玩笑!我身为你的监视者却不知道你的行踪,绝对会被十神君骂死的!”日向创一脸生无可恋。
  “……你身为我的监视者却不知道我的行踪本来就是你的失职喔~”狛枝还来劲了,“你昨天本来就应该像个尾行痴汉一样偷偷跟着我看我有没有做什么危害社会的事情……”
  “你够了。”日向创面无表情地把狛枝抬起来的脑袋摁回他摆在桌上的手臂之间,“睡你的觉去。”
  狛枝把脸埋在衣服里,发出两声闷笑,双肩抖个不停。
  日向创看着他这幅样子,极其无力地向后往椅子上一靠,对着天空翻了几个白眼,感觉下一秒就会滑到桌子底下去。
   TBC.
大家新年快乐哟!

十八班有毒 语文篇②

09
  好我们接着来说语文课代表。
  大孙这人吧,挺萌的,留了个齐刘海,摸起来手感颇佳;脸也很软,捏起来……咳。
  反正大孙就坐在我们组,我一见到她就进行摸头调戏以及捏脸调戏。
  后来这货一看到我就自觉低头给我摸……
  虽然这样也挺好……但我总感觉到了来自身高的微妙嘲讽……
10
  大孙这人总有着……呃,用不完的活力。对于新鲜事物……呃,总是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怎么说呢,她说想刻橡皮章,于是上×宝买了只小黄。
  然而店家把货发错了……寄来了平刀和玻璃锉。
  这本来没什么,不想要退货就是了。
  然而,这是,大孙。
11
  大孙没有选择退货,她决定先玩一玩。
  于是,她,举起手中的平刀,就往玻璃锉上刮。
  理由是她觉得这个平刀有点丑,要磨一磨改变一下。
  平刀有没有改变我不知道,反正呢玻璃锉上的磨砂是少了好几道。
12
  次日,她带着受了伤的玻璃锉来学校玩。
  玩了一节课。
  碎了。
  是的你没看错,碎了。不仅碎了,而且还碎成了三截。
  如果这个可怜的,粉红色的玻璃锉有心,估计都碎成渣渣了。
13
  让我们为玻璃锉默哀一分钟。
14
  语文嘛,肯定少不了背诵啊默写啊这种恶心人的玩意儿。
  我们班一般都是晚自习默。
  晚自习看堂老师(语文老师本人除外)对这种事一般是不管的,他就是看到你在抄最多也就说你两句,你朝他笑笑也就算了。
  大孙要管。
  而且她一去巡视就六亲不认。
15
  对此我们组内其余五人达成一致:只要这货在座位上,就是自己人。
  只要她下去巡视……
  呵。
16
  后来大孙估计是玩腻了还是怎样,总算说了实话“欸你们要抄也不要这么光明正大,我面子过不去呀。”
  再后来干脆变成了“下节自习要默写什么什么,你们赶快先抄了!”
  我们都挺开心的。
  一来是因为这货终于回归了组织;
  二来嘛……这才是一个优秀的语文课代表应有的风范啊!对不对?

监视者 贰拾肆

  因为寒潮的缘故,学校把期末考试推迟到下学期提前放假。然而我浪了一周之后才想起还有更新这回事orz。
  两人吃完饭后狛枝特别自觉地滚去刷碗,然后开始张牙舞爪地补作业,文科抄答案,数理狛枝写,生化日向写,合作十分愉快。日向先前已经写完了两门作业,进度多少比狛枝狛枝快些,反正当狛枝放下笔的时候日向君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是个下手的好机会啊,狛枝想。他轻手轻脚地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毫无防备的、睡得正香的日向创。如果手上有什么镇静剂什么的就好了,狛枝不无遗憾的想着。
  “狛枝……?”日向创若有所感,迷迷瞪瞪地抬起头来,正对上那双深不见底的灰绿色眸子,身上寒毛一炸,吓了一跳。“……你写完啦……”
  “嗯,是啊。”狛枝眨眨眼,脸上又带上了平时那种温温和和的笑容,让日向创下意识的把他刚才看见的画面当做自己没睡醒产生的错觉。
  日向创打了一个哈欠,睡眼惺忪地问“我睡着了吗……?”估计是他自己都觉得这是句费话,不等狛枝回答便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往外走“那我去睡了,晚安啊,狛枝君。”说完这句话他正好走到门口,于是他抬手把灯关了,走廊的灯光从门口渗进来,在地板上留下一道梯形的亮斑。
  狛枝看着日向创离去的背影,整个人隐没在黑暗里,看不清脸上的表情。过了一会儿,狛枝才发出一声“……晚安。”,音量小得像是叹息,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TBC.